优合资源网·好货不私藏!专注打造第一资源网!

在日女子红灯区漫游指南03:歌舞伎町牛郎篇(上)

优合资源网 福利看看

歌舞伎町牛郎篇:你有多真心地爱我?十万元?一百万元?一千万元?

 

(上)

大家好久不见

漫长的考学季结束以后终于开始恢复更新的红灯区漫游指南,这一次要介绍的是歌舞伎町牛郎店的体验谭。

话虽如此,我的ホス遊び经验也仅仅限于到处刷初回(指对第一次来店的客人的特别服务)程度的走马观花而已,如果之后还有新的展开会再次播报

 

说到日本红灯区大部分国人的第一反应应该都是歌舞伎町吧。现代吉原。无数描述日本风俗产业灯红酒绿仿佛异世界一样房间里洒下的都是钞票的漫画影视作品以此地为背景。似乎整条街道上都飘出了十八禁少儿不宜的红色气味……

不过严格来说,通常认为的日本的“风俗业界”其实可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风俗,面向女性的比如之前介绍过的性感马杀鸡,面向男性的种类繁多,最多的是贴身泡泡浴。

而另一部分则是水商贩,也就是并不直接提供性服务,而是陪客人喝酒聊天,在此过程中将数倍到数十倍高于市场价格的酒水卖出去的产业——卖酒水的,因此顾名思义水商贩。面向男性的有低级的スナック(小酒馆)和高级的キャバクラ(姑且翻译为夜总会或者俱乐部),而面对女性的则是ホストクラブ,也就是牛郎店。

即使同为广泛概念上的风俗业,两者之间也存在着微妙的鄙视链。水商贩普遍鄙视这风俗业,不是全无道理。一方面是收入上的巨大差别,一方面与被鄙视为“能脱就能赚钱”的风俗业相比,水商贩就好像是红灯区的明星一样。如果说风俗业的大家都是地下偶像,水商贩里博得巨大人气的孩子就是有能在巨蛋开live的偶像,牛郎和高级陪酒女,就好像红灯区的c位存在。某些地方上也确实得到了一些偶像般的待遇,人气牛郎和陪酒女大多有宣传自己用的推特,日常上传精修照片营业,还有一些会成为时尚杂志的模特。

另一方面就是,水商贩业者中,被人喜爱和藉藉无名之间的巨大落差。和花钱就能得到某种服务,某种意义上的等价交易的风俗不同,客人为水商贩花钱,原本得到的只有完全匹配不上价值的酒水。而将本身毫无价值的难喝饮料哄抬到几万几十万几百万的,是水商业者的全部言语。价值百万的谎言。价值千万的虚构。

没有明码标价,不许诺任何“等价交换”,不会许诺身体也不会许诺爱,而仅是互相交换着或真实或虚构的言辞,在这之上成立的游戏。这就是名为水商的娱乐方式。

乍一看或许是完全不值当的,花费几十万元得到的乍一看也只有数分钟喧嚣的香槟call,就游戏机制来讲简直就是粪作。是粪作吗。

但我总觉得正因为什么都没有才显得纯粹,这是将金钱,谎言,真心,全部洗练为数分钟你来我往的玩乐的游戏。无论是客人也好牛郎也好,立足歌舞伎町的时候开始,就算是真话也全部都是假话。正是在这种前提下,才显得有些纯洁起来。

 

提问,已知说谎是不纯洁的

但是抱着说谎的态度去说谎,事先通知了所有人:接下来说的全部都是谎言哦

这样的谎言还可以被完全作为谎言看待吗。还是说,虽然是谎言的同时,正因此才显得纯洁了起来。

我不知道。说到底,为什么说谎就是不对的,就是不纯洁的了。

就算不在歌舞伎町,人们也会在世界上的各处说谎。只要有必要,人就会对亲人说谎,对朋友说谎,对爱人说谎。无论是品德高尚的人或者低下的人,说出一句话时谎言和真话的概率都是一样的。

无论是在歌舞伎町还是歌舞伎町以外的任何地方,由谁说出,“我爱你”这句话的真伪只有两种可能:1.是真话,2.是假话。

无论哪边都是一半对一半的几率,差别只在于在歌舞伎町说出这句话时人们会知道谎言是谎言而已。

如果要说说谎是不纯洁的行为,那我觉得,在歌舞伎町以外的地方随随便便对人说谎的人比起在歌舞伎町对人说谎的人更不纯洁。

如果一个人,事先告诉了所有人我是骗子,那还有人可以指责他是个骗子吗。

——如果早已告知了你我的谎言是谎言,你能从重重谎言之下看出我的真心吗

 

这次的小标题是我很喜欢的歌的歌词。一个牛郎角色如此唱道,你有多真心的在爱我,十万还是百万。

人的真心,人心的价格,人的真心有多少的重量。在别的地方或许难以估计,但是在歌舞伎町可以如此回答:你的真心就和你的谎言一样重。

春宵苦短,还不如抛开这些复杂的问题,来享受风险对冲的玩乐。

欢迎来到全日本最堕落也最纯情,一晚产出的谎言数量与真心的数量都位居第一的红灯区

新宿歌舞伎町

 


 牛郎店的收费系统


在详细介绍去过的几家店之前,先简单讲讲牛郎店的消费机制。之前也有提过,基本上分为初回和指名后。正式成为某家店某位牛郎的公主(客人)的流程基本上是

1.     在网上调查感兴趣的牛郎店或者想见的牛郎

2.     作为初回的客人来店。初次来店需要能证明身份和年龄的证件。初回的价格基本上是2000~5000日元/90分钟~2小时。初回不可延长。有软饮料兑烧酒随便喝,当然也可以不兑酒。

3.     对着侍者递来的名册指名2-3位想要他们来和你打招呼的牛郎

4.     在桌边等待,会有一些现在正好没有客人的牛郎挨个来你桌边打招呼,抵上名片自我介绍和稍作闲谈,大概每人5-10分钟

5.     如果一开始指名的2-3个很忙会晚点来,也可能不来

6.     初回时间结束。结账和选择你以后在这家店的指名牛郎。牛郎店的指名基本上是终身制,除非发生了特别特别不愉快被冒犯的事情才能要求换人。

7.     被你指名的牛郎就是以后你的“担当”。担当会在初回结束后来和你说几句话,然后送客人到店外,也就是所谓的送迎。

8.     从下一次来店开始使用正常的收费体系。

首先是set料,也可以叫テーブルチャージ(简称tc)类似于入场费,从第二次开始大多都是没有时间限制的freetime制度。如果官网上tc和set料都写了就是两个都要付

然后是tax,字面意思是税,不过并不是通常理解的税,而是服务费的意思。消费税反而是另外计算的。因此标准完全看店来定,歌舞伎町的店一般在35%上下,是非常大头的部分。发现最后玩出来的价格一下子多于预算基本就是少算了这部分……

接下来是指名费和场内指名费,前者基本上可以理解为必然发生的费用。后者按照客人的需求而定。

最后才是大家所熟悉的酒水费。可以一杯一杯点也可以点一瓶(ボトル)。

一杯的费用大多在一两千,一瓶最低两三万,而歌舞伎町也可以说是顶级店的topdandy的酒水单上,十万的占据了主要部分,还有普通人一辈子也无法想象的价格标着ask的高级酒。

乍一看似乎前者并不贵。但实际上,酒水主要并不是客人喝,而是买给担当和辅助牛郎喝的。虽然单杯价格看起来还可以,但实际上一晚上下来一杯杯点下去的费用很容易会超出直接点一瓶的。直接点一瓶最便宜的酒反而比较合算。

9.     牛郎店真正的乐趣之一从营业结束开始。也就是所谓的“after”服务。如果担当有这个意思,可能会邀请客人在营业时间结束后一起出去喝酒吃东西……或者干别的事情。

每个牛郎都会对重要的客人做after服务,对客人来说有没有得到这份服务则完全取决于担当是否愿意为你花费更多时间。

一般来说,能长期为自己花钱的,或者一口子花了很多钱的,比较有可能得到after。不过也依人不同,用一般社畜来说就是自愿加班,也有明明只是细客(花钱很少的客人)却也提供after的牛郎。比如说topdandy的周……之后会谈到。

另外相对的,也有能和牛郎上班时一起走到店里的机会,路上或许会一起吃点简单的饭。就是所谓的“同伴”,同样也是对于特别的客人的服务。

 

了解了这些以后就来一起(云)逛歌舞伎町,看看小胡印象最深的三家店的初回体验和店里的牛郎们。

收录了到处都能看到广告,店铺从东京遍布全国的Air group旗下的allblack和aaa gold

以及同样是老牌大手店铺系列Dandy group的最大手店,在花花蝶蝶的歌舞伎町中也可说是最为显眼,并且在此遇到了两位不得不提如同都市传说一样的牛郎的Top Dandy

 

 

TOPDANDY:天才欺诈师牛郎会在歌舞伎町梦到故乡的海吗

 

虽然原本是想按照时间来写,但最后还是第一个写了topdandy的小周。

我一直想给小周写点什么,又觉得说着“想给什么人写点什么”这样的人惺惺作态,叫人作呕。我不是作家,也不是编剧,写不出很好的东西,也写不出有价值的东西,但是我还是很想给小周写点什么。

不是喜欢的人,也当然不是朋友,甚至不是什么认识很深的人,仅是作为一个“知道世界上还有这么一个人存在的人”,我希望和大家说说世界上有一个活在歌舞伎町的小周的故事。

 

小周做牛郎的名字就是单个一个字的“周”,念作shu。是看起来没什么牛郎气息的名字。就连脸也是,苹果肌圆圆的,比起牛郎更像刚刚出道的年轻小演员。

他工作的店是在全日本也算得上顶级中的顶级的topdandy,本人在这样的店里也人气数一数二,2018年7月入店,入店十一个月贩售额一亿日元,2019年度总销售额第二。顺便一提,第一位的是如同活着的都市传说闪闪发亮全组最年少top的圣麻——两次刷新年度总销售额,刷新月销售额,有过月销售8000千万记录,几乎从来不在镜头前露出笑容的最年少top,背后的客人正是现在歌舞伎町第一陪酒女的一条响小姐。

小周也有小周的噱头,基本上所有出镜的海报,都会在下面写上

“东大模试A判定”

放弃了东大入学,转而来当牛郎。这样宣称的小周,在海报上穿着白衬衫,非常天真烂漫似的笑着。

 

当然牛郎说的话首先抱着不取相信的态度比较好。

我和朋友踏进topdandy那标志性的,显眼的豪华下旋楼梯时都抱着这样的想法,无论是谁都没有当真。

一个半小时后再次站在门口时都两眼放空,看着街上的人群喃喃:“这就是恶魔级别的话术”“天才的说话方式原来如此……”

友人D酱是被我硬抓来的,入场是为了喝可尔必思放题。非要说的话,并不喜欢牛郎,甚至有点恐男。和每天喜欢装白痴说疯话的本人不同,该说是是非分明,或者头脑相当清晰的女孩子。理所当然被我拉进牛郎店后玩的并不开心,随便指名了两个人,冷酷拒绝了所有笑嘻嘻求交换line方式的牛郎,场面一度十分尴尬。我没有注意到,还在和旁边的牛郎嘻嘻哈哈。

之后小周同学来了,穿着白衬衫和黑西装。在豪华的,香槟call不断的大厅里,他的五官并不是那么显眼,抵上名片时我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这就是那个东大A判定的no.2。

他对我笑了笑,只有眼睛亮晶晶的,看起来全然不像是喝过酒的眼睛。

90度角度的沙发上,座位顺序是,

牛郎a

朋友D 我 小周

小周和我稍微寒暄了一会儿,突然问起

“那孩子也是留学生吗?两个人一起来日本的吗?”

我点点头,那边的两个正在尴尬着的也注意到了这边的话题。

小周身体前倾一些,但依然看着我,带着有点孩子气的笑容说道“关系真好啊,那两个人都来介绍一下自己朋友怎么样?来说说对方的兴趣,和优点缺点看看?”

我哈哈笑起来,“她很聪明,哪有什么缺点啊!优点的话,日语很不错啊,比我好多了,已经考上大学院了。要说兴趣是音乐,很擅长哦”

朋友也抢过话来“没有没有,她日语也不错,兴趣是读书……”

另一边的牛郎a立刻露出得救一样的表情撒起娇来“啊?都没告诉我的说,音乐的话,日本的音乐喜欢吗?”

朋友点头“嗯,日本的j-pop还有……”

两个人立刻开始聊了起来关于音乐的事情,又只留下了我和小周

我这才反应过来,脖子后几乎起了冷汗。

这就是游戏技巧。

我看着温柔地笑眯眯的小周,脑子里飞快的想到,刚才的提问一下子打破了之前的尴尬气氛,并且做到了三件事

第一, 在打破尴尬的前提下,没有让我感觉到被自己的担当忽视。

——我想并不是没有牛郎注意到我们桌的气氛差别,但是牛郎是一对一服务的,为了不让真正指名自己的客人吃醋,就算注意到了也不能将注意力从自己的客人身上移开。

第二,在打破尴尬的前提下,没有让朋友感觉到被我忽视

第三,在打破尴尬的前提下,没有抢走同僚a的客人。

之前见到过一个比喻,说人与人之间的谈话是抛接球游戏。为了让会话成立,需要有抛球的人和接球的人,一来一回才可成立。但是小周的抛接球游戏可以同时和三个人展开,是打给一个人,间接让其他人去接。

这就是技巧吧。

之后又和小周聊了些东京和东大模试的事情,因为我心里总是惦记着刚才的抛接球,心里模拟着一些三维弹球,甚至没怎么注意之后的谈话,十分钟不到的初回指名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我最后指名了小周,朋友也指名了那个在小周的挽救下终于熬过了艰难十分钟的新人

 

送迎到门口的时候,我和周走在前面,进行一些亲亲密密彼此说谎的活动,正要在门口道别,却听到后面又传来了有些吵闹的声音。

原来是那个新人想和友人交换line的联络方式,但我知道被我拉来的D绝对没有再次来牛郎店的打算。和总之就先交换的我不同,D不希望双方为此浪费时间的,换句话来说是个温柔的人。

牛郎A的做法当然也没有错,哪怕说是人设也好,喜欢粘人的小奶狗,哪怕最后被拒绝了也无所谓,总是要把粘人的戏份做足。如果是面对日本女孩子倒还好,两个人会以嘻嘻哈哈的玩笑适时结束吧。可是我也好D也好,都难以用日文表达出拒绝的同时,又并没有讨厌对方的意思。

这时周停下脚步,拉着我转过来看着那两人笑了笑,两人注意到了,望过来我们时多少有点尴尬。虽然我心里想到什么,但也来不及做,也不知道怎么做。只见周看了看他们,又对我和牛郎A狡猾地眨眨眼

“要不这样吧!你来拜托H小姐,让她去和好朋友要来联系方式再偷偷给你怎么样。”

朋友抗议起来,“我可都听到了!”

牛郎A也立刻对我摆出双手合掌的动作,对着我露出可怜表情 “拜托了!拜托您了!”

我不好意思地问D,“……怎么样?”

D坚决摇头

我说:“抱歉,那孩子还是很害羞”

A遗憾的嘟囔了几句,又笑了起来,用委委屈屈的表情和周一起送我们离开了。

 

我和D走了一会,停在外面的街上

“……怎么样”

“太强了。”

D定定的说道

“因为是拜托你再来拜托我,所以得到了拒绝的答案后也没法再纠缠,或者说可以不用继续纠缠了。我也不用说出太凶的话。”

“太强了。”

我也得出结论

“好想和他学习说话……”

 

晚上回去后,我查了一些小周的图片,又和朋友聊了聊,便彻底将这件事忘在脑后了。

这也是利索当让的。

之后不久我就搬离了东京,去了名古屋。

再次要考回东京的学校的时候又想起了小周的事情,“唉,说到底东大a判定是真的吗”,这样想着,在失眠的夜里开始看起了水商贩业者的匿名论坛。

小周,小周真的十分可爱。

众所周知,所谓匿名论坛就是聚众喷粪的地方,所以我很喜欢。匿名论坛是地下偶像的勋章。虽说匿名论坛里你的黑料不一定是真的,但是反过来来看,用海O鸣泣之时的话来说就是,这之后要把国际象棋棋盘反过来来看。

按照匿名版上的黑料,小周的东大a判定是真的。而且出身冲绳,家里还有弟弟妹妹。为了让弟弟妹妹们读书所以没有上大学。

——顺便一提,冲绳是日本离岛,换句话说,除了旅游业外是真正的超级乡下。

这样子的背景看起来比起单单的东大A判定更有噱头了,简直就像是电视剧,小说的女主人公。如果给女主角写这样的背景,一定会被大骂“什么白莲花!”“太烂俗了吧!”

但是匿名版并不是以卖惨的角度来说这些话。

周的女性顾客们是这样说小周的事情的

 

“好恶心wwww超恶心的www家里好像是乡下还有弟弟妹妹拖累,还为此借钱唉www”

“如果结婚的话一定是那种要拖家带口的男的吧好恶”

“说什么呢,你会想和这种牛郎结婚吗”

“哈哈哈怎么可能”

“总是一副头脑很好的样子说话真是让人来气”

“对啊!每次稍微说点烦恼就会发过来一大堆东西”

“牛郎就给我!悲惨的!像个牛郎一样活着啊!”

——最后一句让人难以忘怀。

 

我不觉得这些说刻薄话的女孩子是坏人,就算要说谁是坏人,在歌舞伎町每天说谎,干着世上最堕落的生意活着的小周也不是好人。

每天笑着的小周,和虽然得到了小周的微笑,转头开始说坏话,大喊牛郎就给我像牛郎一样凄惨的活着的女孩子,要说谁是坏人好难,但是要说谁是更纯洁的那一个就更难了。

我只是觉得最后那个女孩子说出了牛郎生意最重要的部分。

牛郎也好,陪酒女也好,地下小偶像也好,把爱,谎言,真心称量,放在便利店里论斤贩卖的人,大家之所以为他们花钱,用日本社会明面上的话来说就是

“想要支持那个人!”

被人爱的偶像不一定是唱歌最好,跳舞最好,演技最好,长得最漂亮的那个,不如说,必须是唱歌也有点不行跳舞也有点不行,长得并非能得到所有人喜欢的那个才能成为偶像,才能得到大家的爱。因为偶像唯一的才能,是被人爱,得到人的支持的才能。

只有哪里都有点不行的人才可以……天生就优秀可爱的人,哪怕我不支持他也会有别人支持,只有哪里都有点不行的人,才会让人涌起“我不支持他就没有人可以支持他了”的心情。

让人觉得我支持他不是在支持这个人,而是支持我等“败者组”的胜利。

所以,牛郎也是,陪酒女也是,小偶像也是,必须是能博得大家的爱,又不能真正被人所爱的那个。一旦你得到了爱,得到了幸福,你就不再有得到我的支持的资格,你会变成被我咒骂,践踏,视作敌人的另一边“胜者组”的人。

对你的爱是爱的同时也是践踏。

在廉价贩卖爱的人和在廉价购买爱的人的关系,闭合循环,还有这宗交易,正是这样交织起来。

 

还有一点,作为小周的黑料的。

就是鬼枕。

所谓枕营业,就是指陪客人睡的意思。虽然其实牛郎里谁都多少在做,但是传出去就会被人笑话。

而小周,近900楼的讨论版里,没和他睡过的一只手都能数过来。

就算只花了三五万也会睡,这样的男人只让人觉得廉价。

他的大客户都不觉得丢人吗wwww

揭示板里一个女孩子如此说到

我想象了一下在很多很多女孩子床上的小周,从贬义意义来说,总让人想到小兔子。连一点点的爱都不会放过,真像小兔子。总叫人感到仿佛到手的糖果一点点也不愿意分给别人的小孩子,非常贪婪。但是这样的小孩子,在大人面前也只会被讥笑是丢人,没用,果然是穷人家的饿死小鬼而已。

 

不知为什么,又总觉得有点想哭起来,小周,小周真是太聪明又太笨了!为什么那样简单的道理也不明白呢。

小周虽然很聪明,能说话说得像是恶魔一样,玩同时面对三人的抛接球游戏,但是这种地方又太笨拙了,不然就不会叫人说出“你给我活的再悲惨一点!”这样的话来。

所以小周也没有胜利。没能完全的失败也没能完全的胜利的小周,总让我觉得更可怜了起来。总让人觉得有点不伦不类,就好像一辈子没能成为大人,也不是小孩子,而是变成了不知道什么的怪东西一样。

只有这件事,让我觉得好可怜,好可怜。

如果小周再聪明一点,可他已经很聪明了,如果小周再笨一点,可他也已经很笨了。

小周,小周。

如果更加多愁善感一点,如果如果我不曾亲身加入充满爱和践踏的买卖,允许自己随便说说的话,我就会想,唉,有着圆圆的苹果肌,笑起来很像小兔子的小周,要是不在歌舞伎町了该多好呢。

可是我知道,讨论这样的可能性没有任何意义。小周是自己选择加入这门生意,而且确实已经做得很不错。小周让很多女孩子哭泣过,夺走了大笔金钱也什么没有留下,微笑着的时候是真正的骗子。黑料里,也是无数女孩子也大喊他就是个不可饶恕的欺诈师。几百万,几千万,还是上亿?这是他收到的爱,收到的践踏,他卖出去的爱,卖出去的践踏。欺诈师小周的勋章。

我已经无法想象不在歌舞伎町的小周,一定是不为我,也不被那些揭示板上的女孩子所知的人吧。

喜欢的作家说过,他讨厌可能性这个词语。让年轻人无止境的讨论未来的可能性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我们并不是因那众多的可能性才在这里,是因为排除了那些可能性,由众多“已经不可能了”才构成了现在在这里的我们。

好可怜,好寂寞。

我觉得可怜的也不是小周,而是所有人无论如何都会感到寂寞这件事本身。

我非常非常难过的时候总是会想看到海,一个晚上无法入睡时在电车上被太阳晒过眼皮时总会听到朦胧的海潮声,虽然我的家乡并不靠海。

故乡是一年四季阳光明媚,会有白色水鸟叫声的冲绳小岛的小周,被称作天才欺诈师的牛郎也会在凌晨的歌舞伎町梦到故乡的海吗。

 

小周的推特上,转发了一条自己参与电视台活动的报告。

活动是让牛郎参与社区活动,帮助福利组织摆摊卖东西。都是一些针对小孩子的小帽子小玩具。

虽然节目组原本的预计是,都让服务业中的顶级服务业,让top牛郎们来卖东西了,一定是巧舌如簧,反响火爆吧!

实际上应验了的只有巧舌如簧的部分。

画面中小周摆着甜甜的笑眯眯的笑容,拿着一顶淘宝款的鸭舌帽推销:这可是得意的人气时髦商品!很快就要卖完了哦!

节目画外音悄悄吐槽到:本来也只有一个一件吧,哪来的很快卖完www

这时一个小女孩啪嗒啪嗒走过去,又啪嗒啪嗒绕回来,看看小周

小周继续对小女孩甜甜的微笑着,正要施展top级牛郎身价千万的银舌头

小女孩指着小周说:这个人!笑的好像欺诈师哦!妈妈说不可以和骗子说话

又啪嗒啪嗒跑走了。

小周的笑容一瞬间僵硬了。

……看到这个报告的我躺在床上笑了整整半个小时。小孩子的眼光真是犀利,真不愧是太聪明又太笨拙的小周同志呀!

可怜巴巴的小周……并没有可怜巴巴,在自己的推特上转发了这条报告,并且配上了甜甜的欺诈师一般的笑容emoji,转发道

“没错,我就是欺诈师a氏哦wwww”

 

 

最后附上小周的照片

这是营业照

而我自己非常喜欢的是这张,活动截图里,没有美颜灯光也很差,笑起来有些丑丑的

是有点丑丑的小兔子小周


(歌舞伎町牛郎篇 未完待续)

免责声明:

本站提供的资源,都来自网络,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所有内容及软件的文章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否则,一切后果请用户自负,我们不保证内容的长久可用性,通过使用本站内容随之而来的风险与本站无关,您必须在下载后的24个小时之内,从您的电脑/手机中彻底删除上述内容。如果您喜欢该程序,请支持正版软件,购买注册,得到更好的正版服务.
如本站存在侵权行为,请联系站长处理:QQ1848078662!

优合资源网
分享点赞
评论列表